云晨期货

她嫁给了爱情,他迎娶了爱情

云晨期货2020-04-17 13:21:17





















顺子是村里做豆腐的,每天这个时候推着他的小推车,从村东头到村西头卖豆腐,几乎每家每户听到了豆腐的叫卖声都会出来看看,不买也和顺子打个招呼,邻里乡亲的十分和睦。
顺子是村里的单身汉,三十多岁了还没结婚,多少人为他说媒都被他拒绝了,说自己穷,给不了人家姑娘幸福,过不上好日子有谁能死心塌地的跟着他?
听到顺子不见了的消息,最着急的是村里头的王寡妇了,王寡妇的丈夫病死了,走的早,所以她早就对顺子有意思了,关键人家长的也不差,身材也高,皮肤也白净,孤身一人也没有孩子,每次这个时候她就在门口等着顺子从她家门口经过,顺子可能有些怕她,每次看见她就会加紧步伐,王寡妇就去上去拽着顺子,不让他走,非让顺子给他一大块豆腐,顺子也是老实,每次也都无奈的给她一块,他就从怀里掏出亲手缝的鞋垫扔到他的车上。
王寡妇抬头向顺子家望,顺子家的烟筒没有像别人家那样冒着烟,她又小跑到他家大门口,上锁了,顺子还没有回来。
“咋了?”王寡妇顺着顺子的眼神,车上的豆子袋子码的很方正,中间有一个竹篮,竹篮中有一个棉被包裹的东西。
“路边。”顺子声音有些颤抖,“我拉豆子回来就在那苞米地边上,听见有孩子哭,起初我也没在意,后来我走了不远,那小孩还在那哭,也没有人哄的声音,我就好奇的又推车回去了……”
“之后咋了?”顺子说的有点慢,王寡妇有些着急。可能是推着车累的,顺子喘着粗气,胡子上都挂着一滴汗珠,晶莹剔透,风一吹滴到了地上。
她从怀里拿出手帕给顺子擦了一下:“没事,你慢点说。”王寡妇给顺子擦干,顺子也没有躲。
“后来我就找,声音是哪里发出来的?一会又没声了,我还没找到,我也挺急的,我猛的一回头,就在那苞米地也说不清第几根垄上有一个筐,我又走进了那么一瞅,是一个小孩,我当时特别害怕,我喊了几声,想会不会是谁家两口子下地,特地把孩子放地头了,我等了半天,这天都又黑了,也没个人。”
“咱这附近也没有警察局,去的话最近的也隔了两个村子,这天都要黑了,我寻思先带回来,明天再说。”
李大嘴就在家门口的石凳上唠嗑,大大咧咧的,愿意开玩笑,她家门口坐着七八个人,三个老太太拿着蒲扇,一群人叽叽喳喳,又嘿嘿的笑。
“王寡妇你饥渴了啊,顺子你都给揽到手啦。”李大嘴嘿嘿嘿的笑又冲着顺子:“也是点挑挑啊,就奔着长着胸的女人也不行啊。”
突然筐里的男孩啊的一声哭了出来,大家都吓了一跳,有个老太太也不知道咋吓得,从凳子上趴到了地下。
王寡妇就顺手抓住了她的马尾辫,猛的一拽,抻的她一个趔趄:“别开玩笑了,这是顺子捡的。”
“那这好歹也是条人命……”王寡妇和李大嘴不约而同的好像心有灵犀一样同时说出这句话,又一起看向顺子。
到王寡妇家这一路上,后面的人是越跟越多,好像村里面来了财神爷,大家都探头探脑的,想看个究竟。
到了王寡妇家,李大嘴将孩子轻轻的抱起,王寡妇从柜子里抻出来一个红面白里的大花被,被面都锃亮,看着反光,这是王寡妇亲手缝的,针脚特别好。
“这大新被一看就留着结婚用的。”李大嘴把孩子给边上的刘老太太抱着,和王寡妇把大被叠了两下铺在炕上,把孩子放在上面。
这屋子里都是人,院子里人也满了,有的人不知道发生什么,也没地方,就直接站厕所了,这不知道的还以为哪个明星来王寡妇家了。
王寡妇分配了任务,人都忙活了起来,顺子一直也没敢瞅王寡妇,王寡妇让他去忙自己的去,他就红着脸一下子走出了房间。
有人打水,有人熬米汤,你干这个,他干那个,忙的不可开交,就像过年一样,好像他是所有人的孩子一样。
李大嘴把他们家下蛋的老母鸡都杀了,熬了鸡汤,用二碗端了两碗给王寡妇送来:“这也不能光喝米汤啊,一点油水也没有,孩子也不爱喝。”
王寡妇一句话也没说,用汤匙一口一口的喂着孩子,李大嘴也细心,在被上铺了一层塑料袋,又盖了几层布,看着好像不够厚,索性把枕巾铺了上去:“这孩子要是拉粑粑,不把你的被霍霍喽?”
“真还是你心细。”果真有喂了两口,孩子不吃往外吐,王寡妇把他放在被上,噗嗤一声,一阵臭味传了过来。
揭开了包孩子的被,原来这是个小丫头,没有把!边上的人一边帮忙收拾,王寡妇一边逗小孩开心,用食指轻轻戳小孩的肚子:“是个小千金啊~”孩子被逗的嘿嘿笑。
又给顺子得脸整的通红,王寡妇接过顺子手里的拨浪鼓,晃动起来,啪啦啪啦的,孩子伸手就要够。
因为这个拨浪鼓的把是木头削的,做的又不是很细,王寡妇怕给孩子的手指扎了,就没给她。
不一会孩子可能玩累了,呼吸均匀的睡着了,王寡妇小心翼翼的给孩子放到被上,指使大家天色不早了,离开吧,后来大家都散了,就顺子还没走。
第二天天还没亮,王寡妇就起床了,怕打扰小孩睡觉,被都没有叠。大门一开发现问外头杵了几个人,在风里瑟瑟发抖。
把小孩用被包好,几个人赶着驴车去到了镇里的派出所,后来孩子的母亲找到了到了警察局,跪下边哭边给他们磕头,王寡妇、顺子上前拉着也没拉住。
原来是女人的婆婆家重男轻女,看生的是个女娃娃,就自作主张抛弃了孩子。王寡妇气得边咬牙,边抹眼泪,感叹天底下还有这么狠心的女人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配资公司 我们

崇明期货配资 网是领先的期货配资 资讯平台,汇集美食文化、国际资讯、商旅生涯、教育科研、房产家居、热点期货配资 、等多方面权威信息

版权信息

崇明期货配资 网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可复制本站镜像,本站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邮件举报!